因欠租非遗老字号成原告 或告别广州北京路

掌门人两年欠下270多万房租,传统工艺的生存和生长引关注

在北京路老字号一条街上,5年前停办了一家非遗老字号的潮绣抽纱博物馆(潮州汇馆),如今它已成为这条街上的文化地标,很多工艺展览和文化活动都在这里举办。但是由于房钱昂贵,这里的生意情况远远追不上交租的步伐,最近更是因为欠租,原告上了法庭,面临着可能与北京路说再会的局面了。

网记者 邓毅富现状:因欠租将原告上法庭

今年的年廿七一大早,位于广州市北京路372号的潮州汇馆掌门人、潮绣抽纱博物馆馆长陈泽瑶做出了一个决议:今年回家过年。

56岁的陈泽瑶已四年没有回家过年了。“一到过年,店里的生意就会较忙,舍不得关门了,店员放假,当老板的要守店。”陈泽瑶在北京路老字号一条街开店已5年了。

“我在电话里跟妈妈说要回家过年,妈妈一听连说好好好,听得出她的激动和欢喜,顿时,我已泪奔了……”陈泽瑶今年回家过年,还有一个设法是回到故乡喘口吻,因为2月20日,她就要到人民法院应诉。

新快报记者看到原告广州市越秀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给广州市人民法院提交的民事起诉状,原告的诉讼理由是:原告从2016年11月后停止或部分停止交付房钱。在诉讼请求中,遏制2018年8月,原告共要求原告支付所欠房租和违约金等,共计2744734.4元。

  掌门人:房钱上涨无力交租

陈泽瑶是潮州绣艺非物质文化遗产第五代传承人,是广州工艺美术巨匠,“碧丽嘉·锦源”创于1870年,有140年历史,2012年成为广东第一批老字号。2013年竞争后进入北京路老字号一条街,开设潮州汇馆。

陈泽瑶默示,欠租还钱,天经地义。但潮州汇馆欠租另有原因,必不得已。她称,2014年2月,由于历史遗留问题,潮州汇馆所在的楼宇化粪池、污水池堵塞,形成潮州汇馆与南越王宫围墙污水横流。出租方要求由潮州汇馆付工程款12万元,形成开业2个月,期间没有业务收入,也没有向潮州汇馆返还工程款12万元。2017年4月至9月,北京北路围蔽施工路面长达6个月,潮州汇馆因此开业6个月,无业务收入。

陈泽瑶介绍道,潮州汇馆所在的北京路北段老字号一条街人流较少,加上实体门店受网店严重冲击,周边的商场包括五月花广场、名盛广场等,房钱现已下降了60%-70%。“潮州汇馆的房钱不但没有下降,反而涨到6万元/月,所以逐步地涌现无力交租的情况,为此曾向出租方以及政府相干
部门提出减/免租的请求,但未获批准。”在这种情况下,难以为继的潮州汇馆,全靠变卖房产以保持
高额的房钱,从2013年入场至2018年10月,累计交纳了224万元房钱。

  行业:希望各方能找到解困方式

“协会很关注陈巨匠目前的困境,希望各方能找到解困的方式。”广州市工艺美术行业协会洪维庆书记说道,北京路的地点好,聚人气。潮州汇馆客岁做潮绣培训,后果很好,今年计划在这里做更多的培训,每个季度可搞一个种别,如广彩、广绣、广州玉雕等,还将开设传统工艺巨匠直播间,让老百姓能够直接体验传统文化。

为此,记者也采访了一些传统工艺人,他们默示,要传承和生长并不容易,“现在非遗已有了较全面的扶持政策了,但对于一般的传统工艺,春风未至,缺乏相应的关注。”几位自认为被边缘化的传统工艺人都有类似的设法,在他们看来,能成为传承人的,毕竟是多数,而传统工艺是基础,希望能夯实底座。另外,他们认为除了一些影响大、知名度高、代表性强的项目外,一些小众的、另类的传统工艺也应被注重。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cocozzopt.com

Author: admin